相关文章

汉阳双胞胎冰雕师盛夏穿羽绒 200斤冰砖变天鹅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dcgsp.net/

室外骄阳似火,气温高达37℃左右,他们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在-5℃的冷库里,用100公斤重的冰砖雕刻天鹅。

昨天,记者走近“必耀”冰雕工作室的一对80后双胞胎冰雕师,体验了他们在盛夏里所过的寒冬生活。

穿着羽绒服雕冰

昨天下午两点半,在汉阳五里新村科德冷库门口,记者随身携带的简易温度计显示的气温为37℃左右。

双胞胎冰雕师中的弟弟罗必胜,带着记者往冷库里走。进库前,他换上厚厚的羽绒服,又在牛仔裤外套上了保暖裤。

本来穿着无袖裙的记者,也换上了特意带来的一件长款羽绒服,但一进冷库,寒气扑面而来,可能是热冷转换太激烈,甚至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。将温度计放在墙角,10分钟后一看,气温显示为-5℃。

“雕冰是在高温冷库,一般温度在-7—-3℃,存放雕刻完成品的低温冷库里,温度更低,只有-20℃左右。”罗必胜说,他们雕刻时要全副武装,连手套都是三层的保暖手套,就算这样,工作1小时后,一般也要到室外透口气,暖和一下,再继续雕。

记者的耐力更差,过了15分钟,膝盖冷得有点发痛,走到冷库外缓口气,然后再进去。

100公斤重冰砖雕成天鹅

雕着雕着就流汗了

冷库里约有1/3的面积堆放着冰砖,双胞胎中的哥哥罗耀胜说,这就是雕刻材料。兄弟合力将书桌大小的冰砖推移到工作区,每块冰砖1米长,半米宽,厚25厘米,大约100公斤重,一个人很难移动。

兄弟俩拿出电锯,轰鸣声中,对着大冰砖锯来割去,半个多小时后,一只展翅欲飞的冰天鹅现出了雏形。

兄弟俩又换了手铲、打磨钻等小工具,对天鹅的头部、颈部、胸部尤其是羽毛处,细细打磨。两兄弟不时将冰砖翻来倒去,一会儿立起,一会平放,虽然身处0℃以下的冷库,两人雕着雕着居然流汗了。

又过了1个多小时后,一只天鹅冰雕终于完成了。在昨天上午,兄弟俩已雕好了另一只天鹅。“拼在一起,就是天鹅之恋、心心相印。”罗耀胜说,这组冰雕是一家婚庆公司为一对新人的婚礼预订的。“运到婚庆现场后,夏天一般能保持四五个小时才会融化,冬天能放更长时间。”

兄弟俩常吃辛辣物驱寒

冷库里不仅气温低,潮气也很大,兄弟俩又要经常和冰接触,罗必胜说,在冷库里呆久了,关节常是酸疼的。

当然,两兄弟也有小秘诀,平时做菜会多放些姜或是辣椒,用辛辣味驱寒气、湿气。夏天从冷库里出来,不敢马上走到烈日下,以防温差过大感冒,一般会在冷库外的缓冲区停留10分钟,再走到室外。

罗耀胜说,他们一天雕刻的时间不会太长,也就六七个小时。这也使得一些大型冰雕的制作时间拖得很长。去年圣诞节,为了帮助武昌一家酒店制作一组“海底世界”的冰雕,兄弟俩足足花了15天时间才完成,雕出了美人鱼、竖琴、贝壳海鱼等好几组造型,拼合起来有两米多高、两米多宽、三四米长。

罗耀胜、罗必胜这对双胞胎冰雕师是“80后”,仙桃人,当年在北京酒店打工时,他们在酒店承办的婚宴上首次接触到冰雕,一见倾心。

“我们是冬天生的,可能因此与冰雕有缘。“罗耀胜说,他当时到冰城哈尔滨拜师学艺,后来又将技艺传给弟弟。

2006年,兄弟俩来武汉做冰雕生意,随后组建了武汉首家冰雕工作室,但市场开发比他们想像中难,最初一年,他们拿着自己作品的图册,挨家跑婚庆公司,才接到三四笔订单。

近年,随着武汉高端婚礼市场逐渐打开,兄弟俩的“必耀”冰雕工作室生意有了起色,有时一个月能接近20笔生意。

“多数订单在数千元,也接过上万元的订单,而一些小的心形冰雕等,只要几百元。”罗耀胜说。

罗耀胜说,他有个同门师兄,在外地开冰雕工作室,旺季一个月能接到上百笔订单。“武汉的冰雕市场眼下还没完全做大,应该还有潜力可挖。”